登入資訊
帳號:
密碼:
驗證碼:
好站連結
more
累計到訪人數:541,296

最新消息

關於平臺>最新消息  【回上頁
【新聞】未來生力軍 職能分級與國家證照 可保障專業照顧工作
【新聞新知】 系統維運小組 系統管理者 2021-01-28

資料來源:《ĀnkěCare創新照顧》

來源網址:https://www.ankecare.com/2021/22829

 

根據監察院2020年7月提出的「長照2.0政策實施初探」調查報告,教育部曾調查101至103學年度相關科系學生畢業後僅4成3投入相關產業,後雖有成長但仍偏低。

長照相關科系無法迴避學生畢業後的就業議題,如何讓就學成本兌現在工作待遇、職涯發展上,常常是個校方也難回答的大哉問。「單一級化就沒有分級,讓專科、大學畢業生發展受限。」輔英科技大學高齡全程照顧人才培育中心主任程紋貞無奈地說。而我們走訪長照學界與業界,「職能分級」與「納入國家考試」是不少人紛紛指名的兩大制度性解方。

民間聯盟推動分級

台灣現有照服員的擔任資格可分為3類途徑,一是修畢90小時培訓課程獲得結業證書,二是高中職以上修畢照顧服務模組課程,三是考取「照顧服務員職類技術士證照」,但薪資跟待遇並無因取得資格而有所差異。

台灣老人福利機構協會理事長賴添福認為,目前技能檢定僅有「單一級」丙級證照,應按照照顧對象的失能、失智等級,對應不同照顧技巧,發展敘薪差異、提升專業工作位階。

前衛生福利部彰化醫院院長謝文淮也對此深有所感,2019年底,他與志同道合的照服員、教育以及醫療界人士成立「台灣長照人才品管學會」,希望打造一個專屬照服員的平台。謝文淮規劃一套分級制度,與護理師相似,保留單一證照制、再進行分級。此一分級制度最快今年將在彰化醫院內試行。

他將照服員分為C0至C3共4級,每一級別在證照、年資、考核、知能考試有不同的要求,相對應的服務量與薪資也有所不同。比較特別的是,C0至C2在知能考試階段強調照顧技術的深化,C3則著重行政管理考核。另外,此一制度也將指導資淺照服員、為照服員訓練授課等納入服務內容,也希望能藉此強化臨床實習的師資品質。

「分級制度、專業領域學分證明要與薪資結構連結,才會吸引照服員願意繼續進修,」謝文淮說。

長照職能分級 - 創新照顧雜誌

圖/pixabay

晉升管理職 提升進階技能

而在長照業界,也有機構看到投資照服人力的重要性,強化在職內訓與分級、晉升制度。在中台灣擁有多家住宿機構的青松健康事業,2019年首創「照服員升遷制度」,將照服員分為C1至C5共5個等級,任職滿半年後,始得參與筆試以及3關的一對一實務技巧測驗,等級越往上,著重與長輩溝通、處理安全意外事件、感控、跨專業溝通等知能,也鼓勵擔任照服員訓練師資,目前已有3位照服員取得C3級並擔任「照服長」。「鼓勵他們為自己加薪」青松住宿部經理許菀禎表示,晉升制度讓照服員考核與職涯發展有客觀明確的標準,雇主可找到需要的人才,勞雇兩邊都歡喜「留才」才成為可能。

而台中永信社會福利基金會發展部主任葉建鑫也指出,許多機構傾向聘用護理師、社工為管理職,而照服員晉升主管相對罕見,因此他也嘗試在台中清水的永信心佳納入「提升第一線照顧服務員擔任主管人數」作為年度目標,特別是在團體家屋歷練過的照服員。

除了深化照顧技術與人事管理,國北護高照系主任蔡君明也認為,人才的進階認證應考量加入資源管控,像是日本介護支援專門員(Care manager) 便需要評估被照顧者生理、家庭與經濟狀況,考量到未來照顧產業化,串連與分配社會、政府、商業資源並規劃不同等級與需求的服務相當重要。蔡君明也指出,增設進階或國家認證並非只是增加人事成本,業界應正視好的人才能為雇主開疆闢土,帶來更多商業機會,也可設計更多元的服務模式。

而長照「專業性」不斷遭受挑戰,賴添福認為應該由國家邀集業界專家聚焦長照工作的「職能分析」,確立所需要的專業能力,進一步制定相對的課綱、教學科目與檢定項目,不僅便於培訓與考核,未來更能與其他國家證照接軌。

長照司傾向工作內容分類

「如果90小時培訓跟相關科系畢業的年輕人拿一樣薪水,那年輕人就會流走。」衛福部長照司司長祝健芳認為,薪資待遇差異化應由市場機制決定,呼籲雇主拿出留人誠意。而針對檢定分級,祝健芳認為現有照服工作性質不易分級,衛福部傾向將工作內容分為核心業務(日常身體生活照顧)與非核心工作(如陪伴就醫、家務清掃等),非核心工作可交由未取得照服員資格者執行(如志工),減輕照服員的負擔。另外,現行推動特殊、困難的照顧項目的培訓跟認證,例如懸雍垂、失智、身障、足部護理等。

長照職能分級 - 創新照顧雜誌

圖/pixabay

學界呼籲納入國考

除了藉分級拓展職涯發展,比照日本「介護福祉士」的國家考試也一直是熱門選項。「日本把照顧變成專業,台灣當成次專業。」留學日本取得社會福祉學博士的耕莘專校口腔衛生與健康照護科助理教授李劭懷比較台日制度,其中沒有「國家證照」就影響不小。

我們採訪敏惠醫專校長葉至誠那天,他正準備向考選部建言,將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考試加入「長照師」類科。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校長謝楠禎也對社會呼籲,納入國家考試才能讓長照專業再提升,而非一直停留在「半專業」。

「進入師級工作有很強的排他性,而照顧服務工作的重點是生活照顧,排他性不高,在沒有排他的狀況下,成為師級的意義不大,反而讓人力更窘迫。」祝健芳受訪時表示,目前照顧工作人力不足,加上超過7成為僅有高中職以下學歷的照服員,強推納入國考會讓人力匱乏更雪上加霜。祝健芳更進一步指出,照顧服務員若提高至師級,得以執行部分護理工作,但目前受訓項目並未培養相關的侵入性照護。

「沒考上『師級』不能執業跟不能工作是兩回事。」賴添福駁斥,以社工為例,未考取「社工師」資格者也可擔任社工員,只是不能成為公務員、開立社工師工作室。不過,前有護理師、公衛師爭取資格之鑑不遠,學界都很清楚,等到納入國考那一天,非要爭取個10、15年,才可能看見成效。